首页

【影巢周刊·第103期】人间最美是清秋

时间:2020-02-22 06:49:01 作者:宏绰颐 浏览量:5291

  夏昼只是闻过后就做出了精准判断。

  没计算时间,因为用时太短。

  前会长对夏昼喜爱有加,认为她天赋异禀,具有担任下任会长的能力,并且能在夏昼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。而在当时所有的入会成员中,夏昼也的确是最具有天赋的,因此一入会,前会长就将她列为天芳师。能被协会列为天芳师那可不简单,那是被上天赏饭吃的人,可不是普通气味构建师努力就能得来的称号,就连嗅觉不错的季菲和卫薄宗也都只是气味构建师而已。

  原本顺风顺水,可好景不长。

  三年前前会长病逝,夏昼离奇失踪,协会发生裂变,卫薄宗坐上会长席位,而那些反对卫薄宗的会员纷纷退会。

  现如今,能留在闻术协会里的人,可以说都是对卫薄宗忠心耿耿的人,包括季菲。

  夏昼抵达昆仑饭店的时候正好黄昏后。

  霓虹乍亮,染了三环主路,车辆的尾灯串成了红海,昭示着晚高峰的开始。

  闻术协会的会议上午在这里举行完成,会议内容还包括新成员入会一项。先早之前夏昼接到了卫薄宗的电话,他的意思是,想要谈一谈。

  谈一谈?

  夏昼就算不用多想都知道对方想要谈什么。昆仑饭店会议室被卫薄宗包下,夏昼到的时候,瞧见走廊两侧都堆满了鲜花,祝贺之语满天飞,她瞧着“连任”二字有些出神,差点忘了,闻术协会的会长先是三年一选,

  如果没什么原则性错误,往往现任会长都可连任的。

  有助理出来,瞧见夏昼后眼睛一亮,询问她是不是夏女士,并要为她引路,她抬手止住,缓步上前直接推开了会议室的门。

  开会的人早就散了。

  只留几名闻术协会的主要成员,其中就包括季菲。

  听见动静后,她转身朝这边看过来,而就在她这么一转腾出的空挡里,坐在会议桌中间的男人脸乍现了。

  卫薄宗,就如众星捧月般,神采奕奕。他也看见了夏昼,嘴角上的笑微微隐去,缓缓起身。

  夏昼站在门口,盯着一身西装革履的卫薄宗,眼前却晃出曾经的友情岁月来:

  “小夏,我又不习惯穿西装,你可别折腾我了。”

  “你不要被左时给带坏了,你要见重要的客人当然要穿戴整装了,难不成就这么不修边幅去呀?”时间真是个造化大师,三年过去了,曾经最厌烦西装革履的男人,如今一身昂贵地站在她面前,就连眼角眉梢上的笑意都染了几分正式向的意思。

第280章 你好自为之

  卫薄宗,曾经一度在夏昼心里是邻家大哥,否则也不会有后来的平谷结义一事。他比他们几个都年长,成熟稳重不说,做事又有担当,只是在感情上一直不是很顺。不是因为他的外形条件不行,相反,他生得很男子气,浓眉高鼻十分Man,身材高大魁梧,论哪个姑娘都会心仪。

  他只是太专注自己的事业,往往一段恋爱谈下来,数多月过去了连女朋友爱吃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为此夏昼和季菲为他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,卫薄宗则对感情的事风轻云淡,说一切随缘吧。

  夏昼那时候热心肠,跟他说,我叫你一声哥,我就是一心一意把你当成是自己的亲哥,做妹妹的一定要给你寻摸个好姑娘。卫薄宗总是哭笑不得,跟她说,你只要能跟左时好好的也算是对得起我这个当哥哥的了,你看看你自己,一天到晚的没个姑娘样,也就是左时能忍你,换做其他人早就疯了。

  曾经的卫薄宗是谦和,曾经的季菲是真情。

  夏昼永远记得她为她洗桃子时的小心翼翼,生怕沾上一点桃毛惹得她过敏。

  曾经他们意气风发,发誓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。

  那些誓词终究还是随风去了。

  他们之间谁都没做到有福的时候同享、有难的时候同当。

  会议室里除了季菲和卫薄宗外还有几人,有认识夏昼的旧人,在见到夏昼后一脸的震惊,有夏昼不认识的新人但新人知道夏昼的,见到本尊后面露崇拜。相比会议室一身正式的几人,夏昼就是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,随意得就跟走错房间了一样。可没人能忽视她的存在,她缓步上前,漂亮的眼里是锋利,纤细的身影里是力量。

  卫薄宗温文尔雅,“你终于来了,坐吧。”

  夏昼也没跟他客气,挪了把椅子就坐上去。卫薄宗笑呵呵道,“小夏,我给你介绍一下——”

  “有事说事。”夏昼打断他的话,目光落在他脸上,“我来见你,可不是为了要认识什么人。”

  卫薄宗眼里多少尴尬。

  其他人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,但也没敢多说什么,毕竟夏昼虽说三年前被协会除名,但不得不承认,她是前任会长指认的天芳师,也是近几年唯一一位天芳师。

  季菲坐在夏昼旁边,暗自拉了拉她的衣角,压低了嗓音说,“你先别这么剑拔弩张,有些事情总要面对吧。”

  夏昼没恼,只是拿眼睛上下打量了季菲,冷笑,“剑拔弩张?季菲,这把剑可是你们硬塞给我的。”

  季菲脸上无光,看上去有点狼狈。

  其他人见夏昼连季菲都敢怼,一时间更不敢多说什么,尤其是那几张新面孔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了。卫薄宗毕竟是会长,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三年,自然也学得情绪控制,他坐下来,面带微笑,“今天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的意见,当初你离开协会也是事出有因,现在一切都过去了,不知道你还想不想入会?咱们协会还是很需要你的。”夏昼也笑了,眼里流转着的是如琉璃般惑人的光,看得周遭几人都有点发呆。她的目光扫了一圈,“三年前,被前任会长钦点的天芳师杀人逃亡一事大家不都清楚吗?这样的人还能再入会啊?”

  众人目光闪烁。

  卫薄宗道,“小夏,那都是人云亦云。”

  “叫我夏昼。”夏昼不领他的情,转头看向卫薄宗,“或者你可以跟着季菲叫我一声夏总监,小夏这个名字哪配从卫会长的金口玉牙里冒出来?”

  “小夏——”

  “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压着,要我入会可以,卫会长的位置可否让一让?”夏昼冷言。

  季菲皱了眉头,“夏昼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14岁女孩离家出走八个月走了两千公里 在无锡被发现
温泉02月份天气温泉02月份气温温泉2020年02月份历史天气
习近平同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
[2019我要上春晚]《彩虹》 表演: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
举家出国躲避疫情,防疫干部岂可临阵脱逃
相关推荐
重庆:公安交管业务推广“网上办、自助办、延期办”
CBA全明星赛南方队一分险胜 赵睿获MVP
九江:打响茶叶品牌 促进“茶旅文”融合发展
一方有难、八方支援 坚决打赢防疫阻击战
Love Panda Love Cheng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