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斯诺克——世界公开赛:宾汉姆胜塞尔比

时间:2020-02-22 06:50:25 作者:须炎彬 浏览量:8696

云澈长呼一口气,点了点头,手掌一伸,抓起了九枚绿光闪闪的药丸,向千叶影儿肃然道:“影奴,这九枚天毒丹,蕴着天毒珠的净化之力,拿去给你父王和中毒的八梵王服下,便可净化他们身上的天毒。”

这九枚所谓“天毒丹”的确蕴着天毒珠的净化之力,也的确可速解千叶梵天和八梵王身上的天毒,但本质上却是幌子……因为天毒只可存活二十个时辰,时间上算来,千叶影儿回到梵帝神界之时,他们身上的毒也都差不多快要开始消散了。

但,目前的天毒只能存活二十个时辰这个事实,当然还是不要被人知晓为好,否则下次再用类似方法阴人的话可就不那么好使了!

千叶影儿伸手接过,然后一下子单膝跪地,依旧冰寒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激动与感激:“影奴谢主人恩赐。”

“以丹药为载体,净化之力会快速消散,所以,如果不想你父王那边出什么意外的话,现在便全速返回,让他们第一时间将之服下。之后,便乖乖的回来,可不要耽搁太久!”

以千叶影儿的可怕,正常状态下,云澈几乎不可能算计到她。但如今的千叶影儿岂会对云澈的话有丁点的质疑和忤逆,她恭敬领命,便要离去,却听夏倾月道:“让她不必归来此处,直接去吟雪界找你。”

“呃……”云澈瞪了瞪眼睛:“你这就要赶人?”

“要做的事已全部完成,承诺给你的护身符也已经给了你,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夏倾月冷淡的道。

“喂喂!我难得来一趟月神界,如今终于可以心无旁骛,好歹多少培养一下夫妻感情啊。”

“哦对了。”云澈手指千叶影儿:“这个女人,你就不想趁此暴揍她一顿泄愤?我保证她不会反抗。”

“哼,幼稚!”夏倾月别过脸颊:“我的报复只是完成了第一步,以后该如何,我自有我的方式,岂会屑于此!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夏倾月言既如此,云澈也没有再坚持什么,他向千叶影儿道:“离开梵帝神界后,直接去吟雪界找我。”

千叶影儿离开……她依旧是梵帝神女,外人不会从她身上看到任何的变化,但,她却变成了只属云澈一人的梵帝神女!

“云澈,”千叶影儿刚一离开,夏倾月便冷冷说道:“千叶影儿现在是你的奴仆,你可以将她随意驱使、利用、泄恨、淫辱、蹂躏……想对她如何,皆随你愿。但有一点,你必须记牢!”

“她是我必杀之人!我此番设计她为你之奴,不是不想杀她,而是暂时不能杀她!你与她之间发生什么都与我无关。但……绝不可生出任何感情!更不能搞出什么儿女!懂么!”

夏倾月这番话说的极为严厉,每一个字,都带着深深的警告。

云澈嘴角轻撇,有些好笑道:“我和她生出感情或儿女!?倾月,看不出来,原来你也会讲笑话啊。”

“……”夏倾月一时无语,转过身去,声音不自觉轻了很多:“”永远这么不正经。”

“另有一件事,你最好提前放在心上。”夏倾月又道,云澈只能看到她的背影,而无法看到她月眸中闪过的幽暗恨光:“千年之后,千叶必须由我手刃!”

不是在征询云澈的意见,而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式。

“好。”云澈也毫无犹豫的答应。

虽然承诺在奴印期间不会命令千叶影儿自毙或自废,但云澈隐隐感觉的出,夏倾月已是想好千年后如何手刃她……涉及到这个她最恨之人,她会不惜任何她以往不齿不屑的手段。

“瑾月,”夏倾月对着前方道:“你亲自送云澈回吟雪界。”

第1486章 瑾月

东神域,浩瀚星域,一个释放着皎洁月芒的小型玄舟极速飞向北方。

从夏倾月带他离开吟雪界后的这几天,当真如做梦一般。而造就这种梦幻感的不是过程,而是结果。

另外,和夏倾月的相处,非但没有就此拉近彼此的距离,反而……似乎愈加的疏远,

她,月神帝,真的已不再是曾经的夏倾月。

玄舟之中并非只有云澈一人,一个身着浅黄月裳的少女静静的站在那里,她玉颜朱唇,相貌可人,气质温婉娇柔,只是她似乎格外紧张,螓首一直深垂,双手也不时的绞动着衣带,不敢抬头看云澈一眼。

云澈从思索中回神,侧眸看了她一眼,唤道:“瑾月姑娘。”

“啊……啊!”瑾月身儿一颤,螓首抬起,然后又连忙垂下,慌声道:“公……公子……有何吩咐?”

看着她的样子,云澈不自觉的笑了起来。他在数年前便见过她,那时的瑾月便格外的娇怯,月神界出身的她,却在面对云澈这等中位星界出身的后辈玄者时都紧张怯怯,目不敢直视,连说话都不敢大声。

那个时候,她是“神后”身边唯一的贴身婢女,能为“神后”的唯一婢女,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她的实力、地位绝非寻常,但……她水一般的娇柔,对谁都很是恭谨的姿态,就算是长十个脑袋的人,也实在无法把她和“月神使”这样的身份联系到一起。

小猫般柔顺,小松鼠般无辜……如果是七八年前的云澈,估计都会忍不住想要欺负她。

但她真实身份却是月神帝的专属月神使,一个五级神主……单在玄道修为上就比经历宙天三千年的火破云都要可怕,一根小手指能戳死他百八十回。

“倾月这几年过得如何?以她当初的处境,继位月神帝的时候一定很艰难吧?”云澈问道。

夏倾月并无意告诉他这些事,云澈只好询问瑾月。

瑾月轻声道:“主人这几年很辛苦,但并不艰难。”

云澈:“哦?”

“主人是世上最了不起的人,所有的阻力,都被主人很轻易的化解。虽然才短短三年,但主人的魅力,已将月神界上下所有人折服,再无人会违逆主人。”

瑾月声音轻柔和缓,但说话之时,她的眼眸中如有月光在闪动,那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骄傲与崇敬。

“……”云澈却是愣了许久。

在蓝极星时,他经常接触皇室。纵是下界之国,新帝登基,要拢一国之心都要很长的时间,平一国之乱更是难上加难。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人民币国际化:汇率波动背后的汇改机制与利率市场化
刘波微电影《命运十分钟》
疫情防控债发行提速 公募积极布局“防疫债基”
华锦阿美石化项目合资公司协议签约仪式举行
辽宁人艺话剧《祖传秘方》今日将登中戏舞台
相关推荐
云南建筑大观:在火车站停泊 与好风景相恋
我国大陆最长海底成品油管道定向钻开钻
Besucher probieren Reisnudeln auf Reisnudelausstellung in Nanning
“形式”扶贫,会留下哪些裂痕?
冬季防火请牢记这7个“别”